投资导航
最新公告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托管班加盟 >

托管班:需求大无奈多 缺监管少资质

发布日期:2016-12-01 浏览次数0次 文章来源:辅导班加盟网

 开学了,记者近日调查发现,在孩子放学时间早及家长下班时间晚的现实矛盾中,社会上各种托管班又浮出水面,争相瓜分这个具有巨大“钱力”的“接送市场”蛋糕。于是,在托管班承诺能准点替家长接送孩子,又能辅导孩子作业、解答其疑难的“诱惑”前,一些家长动了心。而遍地开花的托管班,果真能让家长们十分放心?

  需求大,托管班生意火爆

  “您这个托管班还有名额吗?”“对不起,已经招满了!”“我想明年把孩子送进托管班,可以先去您那里看看吗?”……这是9月9日下午,记者在北京市海淀区一所小学的校门口与一位托管班老师的对话。

  依据记事本上的名单,该托管老师很快找到了三个“属于”自己的孩子。“我们托管班离学校很近,不需要过马路,来这里托管的学生一至六年级的都有。”这位托管老师向记者介绍。

  “这里很安静,我很喜欢。”“我不是很喜欢这里,但妈妈让我坚持住。”孩子们小声对记者说。

  托管班设在一个居民院内,记者在其发放给家长的招生资料中看到,这里提供的服务很具“诱惑力”:下午放学有老师专门接送、托管时间内有老师照看做作业并加以辅导。而且,老师们都有教师资格证。

  走进教室,每个座位上都标有不同孩子的姓名,两三个老师正在辅导孩子们做功课。托管班的负责人介绍说,他一般只招12个孩子,“因为地方有限,要保证质量。”但是记者却发现“有名有姓”的座位竟有18个。

  “纯托管是一月500元,若是报上两个学习班,托管费全免。”这位负责人向记者介绍。记者粗算了一笔账,这些学习班的价格均在1500—3000元之间,即使选择两门最“便宜”的课上,平均每月也至少需要750元。记者在走访中还发现,位于该小学附近的几家托管班几乎家家爆满,而且收费标准也大同小异。

  家长怨,无奈但没有办法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来托管班接孩子的张先生无奈地告诉记者,“以前孩子上幼儿园还可以下午5点半接,现在刚上小学,放学时间最早提前到下午3点左右,要想接孩子下午两点多就得从单位‘溜’出来。时间一长,影响也不好。只要每月的费用在1000元以内,我也只好认了。”

  而王女士说起儿子上托管班一事就颇为激动:“现在孩子和家长的作息时间严重错位,早上还能自己送,但下午孩子放学早,我们根本接不了,所以只好由托管班代劳了。但说实话,把孩子交给托管班,他的安全问题始终让我放心不下,毕竟不如自己亲自接的好。”

  “如果学校能帮家长看管一下孩子,哪怕是交点钱,我们家长也完全不必如此费劲。在这个托管班里,孩子饿了只能叫外卖,我真担心他吃坏肚子。”洋洋的妈妈看着正在托管班里吃饭的儿子忧心忡忡。

  在记者走访过的托管班中,拥挤似乎是一种常态。而一些开办在旧楼里的托管班,连一点消防装置的影子也没有看到。一名家长无奈地说:“他们都说做了好多年了,也没出过什么事,只好信了,小孩总不能没人管。”

  记者调查发现,上托管班的孩子大多来自双职工家庭,祖辈因种种原因无法帮助子女接送孩子。所以这些孩子的家长们一面在把孩子送进托管班、解决自己燃眉之急的同时,一面仍在纠结着孩子可能面临的各种安全隐患。

  缺监管,出了问题谁负责

  在记者调查的过程中,有一个现象很耐人寻味:几乎在每个托管班,除了办学理念、课程安排以及花花绿绿的墙饰外,都看不到有表明该托管班合法存在的办学资质或工商、税务等部门的许可。当记者提出要看一看相应的证明时,某托管班的负责人只说“我们有,我们有”,但究竟在哪儿,记者始终没有看到。

  “目前托管班到底是教育部门管还是工商部门管,或是民政部门管,都没有一个具体的说法。”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为了验证这一观点,记者以一个托管班申办者的身份电话咨询了这几个部门。工商局有关负责人表示,国家有关方面没有这种经营范围,也不需要到工商部门注册备案;民政局说“不用登记”;而教育部门则说对于托管班没有审批权。

  因为没有主管部们,托管班自然也就不知道找谁主管。“托管班提供了服务不假,但并不会受相应的约束。”这位业内人士说。

  “假如孩子在上托管班的过程中出现安全问题,这个责任谁负?”前来某托管班咨询的黄先生问。“当然是托管班,如果您的孩子来这儿,我们之间是要签定一份安全协议的。”一位托管班的老板如此解释。当记者提出想看看协议的内容时,这位老板却以商业机密为由,拒绝提供。

  “哪有什么协议啊,他这些都是口头上说的,我们什么协议也没签过。即便是有协议,这协议有没有法律效力还两说呢!”家长陈先生则私下里告诉记者。

  没有“协议”,也没有主管部门,王女士拿着手中那张据说将来会换成发票的托管费收据一脸茫然,“真出了问题,到时我们究竟应该找谁去?”

  寻对策,多管齐下是良方

  “托管班这个现象很值得思考。我们办教育的目的是要让学生开心、家长放心,但这个目标还没有完全达到。”教育管理界一位不愿透露其姓名的专家对记者坦言。“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我觉得相关部门应积极参与管理。托管班的服务对象是学生,教育部门可以作为主管部门;若托管班还提供饮食服务,那么就应该取得工商部门的营业执照及卫生部门颁发的卫生许可证。这样,教育、工商和卫生等部门都介入了监管,会使托管班得到规范管理。”

  从教多年的李老师则告诉记者,以前小学里有“管理班”,但后来因担心家长投诉乱收费等原因,先后撤掉了。谈及如何“突围”,李老师认为政府应制定专门的政策,让有能力办“管理班”的学校尽快恢复起来,让那些一时办不了“管理班”的学校孩子能走进正规化的托管机构,“这样既降低了家长的支付成本,又能保证孩子平安。”

  中国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的一名工作人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呼吁:“教育部门要重视起学生放学后的管理,全社会要形成‘关爱学生放学后的两三个小时’的风气。当大家都在关注这件事的时候,有效解决这个问题的时机就到了。”

  “可否考虑委托社区来承办这件事,而社区则可聘请一些大学生来看管这些孩子,”家长王女士说,“大学生丰富的知识完全可以解决小学生们在作业中碰到的难题,孩子有人看了,大学生也通过劳动为自己挣得了一份收入,可谓一举两得。”(记者 凌月云)

  (《现代教育报》 凌月云)

?版权申明 本文不代表我们的观点。如果这篇转载侵犯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上一篇:托管班安全堪忧 全凭良心在经营 下一篇:送孩子去托管班 家长表示虽然方便但也很“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