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导航
最新公告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托管班加盟 >

长沙学生托管中心数量激增 大多脱管家长两难

发布日期:2016-12-01 浏览次数0次 文章来源:辅导班加盟网

 全市中小学新学期开学,无法解决孩子中餐的家长们,不得不把孩子送到学校周边的托管机构。记者在连日的调查中发现,今秋中小学校周边的托管机构增加了不少,家长们在寄托孩子希望的同时,又对这些机构的规范与安全疑惑重重:有没有管理机关监管这些“孩子的校外乐园”?
 
  目击
 
  工作人员直接来校接孩子
 
  昨日中午11时30分,记者在雨花区砂子塘学校南门看到,聚集在这里等待接孩子放学的大人不下百人。除了家长外,有不少是举着“某某托管”牌子的人,还有的拿着一张印有托管学生名字的花名册。这些人都是学校附近小区里托管中心的工作人员。
 
  “来来来,到这边站好,等人齐了,咱们一块走。”一名托管老师对刚放学的小朋友说道。记者看到,下课铃刚响,就有不少学生从校内涌出。家长和托管老师挤在一起接学生,原本排好的队伍瞬间变了形,情况有点混乱。记者看到不少托管中心都派了两三个工作人员出来接学生,年龄小的由老师带着,年龄大的就三五成群自己去托管中心。一直到12时左右,围在校门口的人潮才渐渐退去。
 
  天心区仰天湖小学基本被密集的住宅小区包围,记者观察到小区住户有很多在窗户上贴着或者拉了横幅,写着托管广告。一名四年级的学生说,他们班有好多托管的同学,都在这附近。
 
  记者还调查了育才小学、大同二小和燕山小学等多所学校中午放学时的情况,发现多数学校周边托管机构都有人来接孩子。
 
  调查
 
  托管机构大都藏身居民区
 
  本报曾对学生托管机构进行过详细调查。此次调查发现部分学校周边的托管机构又有增加。在砂子塘学校南门,仰头就能看到多家托管中心拉的横幅。记者以孩子找托管为由,跟随一家托管中心的工作人员来到他们在学校后门五十米远的“好习惯”托管中心。得知急需托管一名转学到砂子塘读书的孩子后,工作人员热情地介绍收费标准、托管服务内容等信息。记者走进两室一厅的房子看到,住着十多个孩子,用的是上下铺单人床,在客厅还堆放了七八张一米五左右的简易塑料床供年龄小一点的孩子用。
 
  随后,记者来到新锐湘都小区,保安告诉记者:“这个小区里面有很多家托管中心。”记者走进一家托管中心,询问是否能在这里托管孩子,负责人说招满了。在另一家托管中心,记者问两名还未午睡的孩子,这里有多少学生。孩子说有四十多个,这时一位托管中心的老师马上出来纠正说只有十多人。记者看到这个托管中心条件较好,房内不仅有用餐区、学习区、生活区,还有电视、象棋等娱乐设施和办公区域。虽然托管中心是租用家庭式住房,但规划得井井有条。
 
  升级
 
  从管吃饭睡觉发展到辅导功课
 
  托管行业迅猛发展,从最开始单为解决孩子吃饭睡觉的“午托”发展到“日托”、“全托”,还增加了作业辅导、课外培训等新内容,托管中心的老师们也都有明确的分工。“我们以前都是学校的老师,有教师资格证,而且都是不同专业的,有英语、中文、小学教育等。”一位托管老师说。
 
  “不止托管,我们完全有能力做好学生的课外培训工作,家长也能省下另请家教的钱。”一家叫“好习惯托管”的老师说:“现在做这一行的大都是年轻人,跟学生容易交流,家长也乐意把孩子交给我们。”
 
  记者还了解到,托管的招生方式由最初的熟人介绍和散发传单等方式慢慢向公开招生转变,各项服务内容,收费标准也都公开化。目前,长沙市的托管行业收费都大致相当,形成了一个相对稳定的市场,正规一点的托管中心还与家长签订了托管协议。
 
  矛盾
 
  社会需求大政府监管却成空白
 
  由于没有任何准入门槛,只要在学校周边租个房子,谁都能办学生托管。记者连日来访问过的多家托管中心,除了有教师资格证、健康证外,都不能出示工商、卫生、消防、民政等方面的许可证。
 
  “不止长沙,就是在全国,也没有哪一家托管中心有正规手续和证件。其实我们也很想名正言顺,可是没有地方能够办证啊,不信你可以去多问几家咯。”面对记者的疑问,一名托管老师保证,她们都是责任心很强的人,要记者尽管放心。
 
  湖南科技大学教授张学知认为,既然社会对学生托管存在需求,就应该加强对校外学生托管机构的监管,制定行业标准,建立准入机制,明确有关部门的职责。例如消防部门应该加强对学生托管机构的消防问题检查,卫生部门要规定学生托管班厨房要有消毒清洁区、生熟食加工区,从业人员应该有健康证等。
 
  托管是新兴的行业,涉及到的部门很多,按理说,工商、卫生、消防、民政都应该介入。而现在的问题却是,学生托管机构无法准确定位,导致出现每个部门都可以管,但没有哪一个部门真正管起来的现象。
 
  专家观点
 
  学校最好担起托管责任
 
  记者调查时发现,不少家长最担心的就是托管中心的安全与卫生问题,他们普遍希望学校能承担起这个责任。
 
  那么学校能否承担起学生托管的担子呢?记者在采访时发现,目前有些学校确实承担了部分学生中午午餐和午休的托管担子,但是由于设施和条件的限制,几乎没有学校能容纳本校所有学生中餐和午休。而有些学校因设施不够,或出于安全等因素的考虑,不愿接纳学生托管。
 
  芙蓉区大同二小原来一些在学校托管的学生,现在被学校“赶”出来了。校长伍女士告诉记者,该校今年夏天只有两个班毕业,而新生招收了6个班,这样就得腾出原来给学生中午休息的教室供增加的4个班上课用。全校原来中午有近700个床位供学生休息,现在就只剩300个左右。这样,学校只能优先解决低年级学生中午在校午休的问题。在有剩余床位后,根据学生离校的远近,依次再考虑四五六年级的学生在校午休的问题。
 
  学校“赶”出来的学生,给社会托管提供了生源。一名托管中心的老师告诉记者,去年在大同二小附近只有三四家托管机构,今年一下子就增加到了十家。
 
  但不少学者依然认为,学校办学生托管是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虽然学校面临管理难度,但教育部门应该积极想办法解决,而不是将这么多学生向社会一推了之。另外,学校也可以借鉴大学的做法,引入有资质的第三方服务机构进驻学校承担托管服务。这样既避免学校参与管理,又能让学生得到优质服务,家长也可以安心工作。
 
[来源:星辰在线—长沙晚报] [责编:刘乐]

?版权申明 本文不代表我们的观点。如果这篇转载侵犯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上一篇:规范托管机构 校外托管班不是“脱管”班 下一篇:校外学生托管机构管理之我见